鱼签Rachel

他打开了门。

【喻黄】喻文州你给我做个推拿吧

   
cp:喻文州x黄少天

某日做推拿萌生的制杖脑洞...OOC且短小...

——————————————

喻文州,男,二十一岁,蓝雨战队队长,上个赛季刚带领蓝雨夺冠。是蓝雨战队的基石,是团队赛中经常被当成诱饵的存在,并是自己父母的独生子。

然而旁人不知道的是,他还有一重身份——喻氏推拿第五代继承人。
   
  
喻氏推拿,历经四代,祖辈由华东地区将其迁至G市,祖先都把它视为传家的产业,传男不传女。喻文州作为喻家这一辈的独生子,自然要继承自家的推拿店。

喻文州从小研习推拿技术,自己的双手也变得不甚灵巧。但他坚持要把养生产业做好做大,于是苦学人体经络,推理出许多书上没有的推拿功效,这让喻家父母十分欣慰。

推拿店里有小电视,一般是给客人听的。当喻文州成长到16岁时,他第一次看到了推拿店电视上放出的第一赛季荣耀职业联赛,并被其深深吸引。选择职业时,又看到了术士这种一看就很暖和的职业。他心花怒放,随即就跟父母说自己要当职业选手。

父母说,你得了吧,你从小学推拿,打游戏怎么还打得过人家。但喻文州保证,假如在战队里留了下来,在退役后一定回来接手推拿店。父母想着孩子还小,时间还长,就答应了他。

别看喻文州是个做推拿的,可长得却更像读书家的小儿子,清秀且柔弱。以他在训练营里不出彩的表现,是很容易被其他小伙子欺负的。

就比如黄少天。

黄少天想,这吊车尾平时不说话,一说话怎么都是废话,住一个宿舍还劝我泡脚,什么交友习惯?

但喻文州是真心的,他觉得对一个人好,就要帮他养成养生的好习惯。以至于出道当了队长之后,还在劝他:“少天,不要丢掉秋葵。”

时间长了他发现黄少天似乎并不为此而动容,于是也不好意思提自己推拿店继承人的身份,只是在帮黄少天做手操的时候,显地比旁人认真许多。

都进一个战队了,黄少天也早没了当年那股桀骜不驯的劲。喻文州给他做手操时,他耳根发红地说:“队长,你退役之后专门当联盟的手操顾问,肯定没问题,说不定能让联盟退役平均年龄再大个两三岁!”

喻文州笑笑,看着他的眼睛说:“我觉得可以考虑。”
  
  

 
    
  
时间过的飞快,直到第六赛季,蓝雨夺得冠军的那个晚上,喻文州难得地喝醉了,回想起自己心心念念的推拿事业,想要立刻大展身手,便拉着黄少天往自己宿舍里走,也没管后面宋晓叫他们留下继续玩。

黄少天觉得自己也应该是喝醉了,不然怎么满脸通红地任喻文州拉着走呢,他想。

进了宿舍,喻文州立刻关上门,说着便拉开黄少天的队服外套,一下把他头朝下按倒在床上。

黄少天立马弹起来:“队队队队长!你要…你要干什么!!”

“把衣服脱了。”喻文州说着便探向自己床头柜,去拿推拿用的精油。

黄少天闻言,脑子一片空白,心跳速率堪比小学运动会跑完一千米。队长不会要酒后乱性吧!!即使我喜欢他也不能这么突然吧!

 
此时,郑轩回宿舍楼拿东西,碰巧听到屋里传来的诡异声响,于是顿足听了一会。

“快脱吧,脱了更好做。”喻文州放下手中的精油,伸向黄少天短袖下摆。

郑轩目瞪口呆,呆在原地迈不开步伐。

“队……队长!别……啊!”黄少天被喻文州碰到了腰侧的痒痒肉,开始晕乎乎地发出嚎叫。

郑轩五雷轰顶,夺冠的喜悦也被房里传来的恐怖声响冲刷干净了。他僵在原地,回顾起这正副队长平日里的端倪。

而房内,喻文州急着想让黄少天乖乖趴下来让他做推拿,忽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从床上下来,去寻找某样东西,然后翻出来举给黄少天看。

黄少天看着他手里的推拿师资格证,也陷入了混乱,在惊讶中喃喃道:“队长……你……”

喻文州把资格证放在一边,抓着黄少天的肩膀,声音忽大忽小而充满急切地说:“少天,我从进入训练营开始便瞒着你这件事,我本以为可以瞒到退役…但平日里给你做了那么多次手操,我实在想起了之前的日子,我怕我忍不了那么久了……”

喻文州想起了这么多年无法施展身手的苦闷,每当有人说他手残,他都想起那个还未完成的推拿梦想。

“少天,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你就让我一次吧……这是我的梦想啊!”喻文州在酒精的作用下开始胡言乱语。

黄少天看着扔在床上的资格证和精油,以及喻文州炽热而中二的眼神,他才知道这几年队长心里有多苦。

“好吧,队长,原来是这样……我答应你。”黄少天又想起了什么,犹豫到,“不过我是第一次做这个,会不会有点疼啊?我听做过的朋友说这个会疼的……”

喻文州见他答应了自己,立马按捺不住自己的喜悦,忙说道:“我会尽量轻点让你舒服的,放心吧!”他的音色在醉酒下多了几分平时听不到的急切,让黄少天听了心里痒痒的。

门外的郑轩已经找不到形容词来描绘自己的心情了,他甚至觉得自己长这么大也没见到过如此压力山大的时刻,于是便匆忙逃走了。三分钟后,他又依稀听见队长屋内传来的嚎叫声,于是他郁闷地掏出手机给训练营时期的好友方锐发了一条信息:“锐,吾心痛哉!汝以为呼啸战队适合吾乎?”
    
    
   
第二天喻文州宣布夏休期开始后,郑轩又听到他悄悄的对黄少天说道:“还疼吗?抱歉,喝了酒有点控制不住力道……”而黄少天一脸兴奋地回答:“特别爽!队长以后也别藏着掖着了,告诉大家吧!这也是联盟的财富啊!”

喻文州赶忙捂住他的嘴,小声说:“少天,现在还不是时候,而且这种事说出来也不知道大家怎么想。万一战队知道了,让我们做这种广告,总觉得不是很合适。”

黄少天转念一想,觉得有道理,于是回应道:“嗯,听你的吧。”

郑轩想起昨晚听到的对话,以及房间里传来的一会喊疼一会喊痒,一会喊舒服的声音,觉得自己的世界观被二次重建了。队长真是人不可貌相,既然他们不想让联盟知道他们的恋(jian)情,那我还是不要多说了吧。

第七赛季,新的治疗选手徐景熙入队。他与郑轩迅速熟络起来之后,一次终于鼓起勇气,拉着他悄悄问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你看队长和副队的眼神那么奇怪?是他们闹矛盾了吗?我看他们关系挺好的啊?”郑轩不语,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看一下了训练室门口的那两位。徐景熙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喻文州忍着一脸笑意,而黄少天用狡猾且期待的眼光盯着喻文州,问:“队长,今天晚上行不行?都说好了一个月一次……”喻文州看向黄少天,说:“黄少天同志,你不能因为大前天是9月30号,而今天已经到了十月份就让我做,年轻人的身体不用这么频繁的保养,而且那些地方会很疼的,我是为了你好。”黄少天闻言立马气瘪道:“好吧。退役之后我要天天去你家那做!”

徐景熙闻言,也立马五雷轰顶。郑轩拍了拍他的肩,用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语重心长道:“景熙,装不知道就好,一回生二回熟,习惯了就好了。现在这种现象嘛,也很常见……他们也不容易。”说完他便拿起队服离开了训练室,留下徐景熙独自凌乱。
  
  
   
    
直到第十四赛季喻文州和黄少天一同退役,喻文州才公布了他要去继承推拿店这一消息。

“欢迎大家以后来我家推拿店做推拿,大家去做可以打折哦。”说着他把喻氏推拿的名片递给队员们,上面的联系人也换上了喻文州的名字。

“是啊是啊队长推拿技术可好了,我早就忍不住想说了,简直是一流水平啊!夏休期我去别家店里做都不习惯!……”

这回蓝雨众人全都五雷轰顶了,而黄少天还在不停夸赞着喻文州推拿水平有多高超。压力山大了近十年的郑轩先缓过神来,问道:“那黄少你让堂堂国家队队长做了那么多次推拿,不准备交钱吗?”

黄少天立刻理直气壮道:“我有在他的唆使下学做足疗啊!我俩扯平了好吗!”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对郑轩一笑,说:“家属不收费。”

End.

郑轩: mmp

b萌结束贺/小感想

比赛终于结束啦!恭喜喻黄喜得季亚!第一年参加b萌投票,今年比赛是真真正正地感受到了我们蓝雨粉与其他全职粉那种一往无前的感动qwq大家好棒。

对于海选,大家为了避免鱼鱼遭受去年那样的死亡分组,在同组其他角色被恶意刷票的情况下拼命保种,最后取得了海选赛票率第三的好成绩,仅次少天和新杰,后顺利64进16。

而作为庙粉,八进四的庙药对决真的能永远让我记住…票数凌晨就一直在胶着。那天我从五点半多惊醒,发现王:喻=18537:18306票差231,当时看到票差这么小,整个人垂死病中惊坐起起来投票。六点那一段的票差缩小到203,七点又看到票差又拉大到264。

直到七点半数据更新,鱼鱼反超,以仅仅9票的微弱优势又赢了回来!当时我们文州应援群里早起和熬夜的妹子都快炸了!之后票差鱼鱼从9,113,一直扩大到的接近下午的3000票。大家一刻也没有松懈,最后鱼鱼依然仅以三千票左右的微弱优势胜出。

本来还有些小担心这样的分组会不会伤了和气…但是药粉赛后随即帮助喻黄拉决赛的票,看到之后真的特别特别感动!无论比赛时如何互怼竞争,台下大家都是最好的朋友!!你药真的是我庙最可敬的对手!

全职参赛角色众多,16强中占了半数,八强中占了五位,四强中更是多达三位。四强剑诅并肩,也向大家安利了我们无敌好的蓝雨!感谢庙粉坚持不懈的奋斗,感谢所有家粉丝的齐心协力,感谢所有老师、太太、妹子们这段时间的宣传。

排名并不要紧,你们的粉丝一直站在你们身后。对于蓝雨,这个夏天依然属于你们💙

另希望大家与别家交流时注意言论!各家的票不管通过什么方式,只要公正公平,都代表了粉丝对角色的爱,都是值得尊敬的。纵有非议,比赛已经过去。如有过激言论,一律举报就好!大家不要因此生气啦!大家放心去给少天弄生贺吧ovo!

《月若流金》翻唱-郁千

b站:av25120629

投了个稿qwq算是半剧情向的??(可能不算…)或许后面会好看一些qwqq..出现的内容都是原著原文!
新人up主ovo欢迎收听!!!

原唱:阿杰729
题字: @云妆krystal
图片: @寂瞳
后期:言吾音
视频:我…………(惭愧.jpg)
似乎点不开的链接:链接:https://m.bilibili.com/video/av25120629.html

动力支持: @Luinil-大鹿 !说好的投稿就画图!!嘿嘿!

全职特别篇终于播出了……激动激动激动!!作为庙粉我不得不说!!
他药的爸爸真好啊!!!!(?)
魏超老师配的真好啊!!😭
新人选手们要加油啊!!更好的未来在等着你们!!😭😭😭

即使不看任何cp,我也超爱你们全员!!!

(不过当然是不可能抛开我鱼鱼天天的。mua)

然后夸夸彩铅!虽然画风变了(且...脸..偶尔会崩),但是一些场景转换真的很棒啊!!尤其是英杰和大眼爸爸打的那段穿插!太棒了!

感动与激动无以言表!!唯有抓紧去写题以表达我开心的心情!!!

喻黄真好,哎。一天比一天多爱一点。

【喻黄/喻文州生贺】听见


*时间线是原著进行到2018年的时候
                                                                                 
*文州生日快乐
                                                                                
1.
黄少天从小就能听见别人内心说的话。

临街哥哥青春期的秘密、班里朋友内心的咒骂,甚至老师上课时内心那些吐槽都能被黄少天听见。
                                                                                

“原来你喜欢我家对门的二花姐姐!”小少天得意满满地对临街的哥哥说。

“哪...哪有?小孩子懂什么!”

“啊?你明明...”

然后小少天就被涨红脸的临街哥哥捂住了嘴。

这种戳破他人内心小秘密的恶劣行径,在几次三番之后,心直口快的小少天终于发现,还是不要让别人知道这个能力为好。
                                                                                

太招揍了。
                                                                                

直到他被一个长着胡子渣的糙汉拉进了蓝雨训练营。

魏琛丝毫没有掩饰对小少天的喜爱。这个抢怪精准的少年,霎时间成为了蓝雨上上下下议论的焦点。老一辈选手状态的衰退、战队成绩的下滑,使人们越来越期望着这个粽头发的少年能承担起蓝雨的未来。

黄少天能感觉到蓝雨对他的重视,蓝雨想要冠军,他也想要,所以他更加认真地完成每日训练。而现在呢,他正坐在训练室的电脑前,手上一遍又一遍地做着跳跃练习,耳朵却无奈地听着本该安静的房间那些内心的声音。
                                                                              
“那个黄少天爱出什么风头?”

“哎他都做到跳跃练习了,还做什么跳跃练习啊,直接进战队呗!”
......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手上的动作继续。这种话也不是第一次听到,他也有心理准备。表面上羡慕你、恭维你,心底里说着却是截然不同的话。
                                                                                

哎,谁叫本剑圣那么优秀呢?黄少天忧伤地挑了挑眉。
                                                                                

训练的时间过的说快也不快。转眼间就快到春节了,第二赛季常规赛也进行到了激烈的阶段,蓝雨今天要对决的便是风头正盛的战队百花。不少训练营的孩子在训练营的电视前观看比赛,这其中,当然就有黄少天。

“上啊老鬼!不就是两个新人而已!昨天你是这么说的吧?你是在吹牛吗?”*看着主持人激动地宣布着繁花血景的胜利,黄少天站起来大喊着。

训练营里其他的成员们还在纷纷低声议论着这场比赛,议论着百花战队刚才那个精彩的掩护打法,少数也在分析着蓝雨这局的不足。

“这本来就不是一个人可以做到的事。”*一个冷静的声音突然响起。
                                                                                

黄少天顺着声音回头瞪向那个少年。他手里的硬皮本刚刚合上,抬起头来对上黄少天的视线。

这个家伙叫什么来着?喻什么文?什么舟?黄少天回忆着。他记得这个少年常常是卡着考核线过关,玩的还是队里的王牌职业术士。即使黄少天不是个轻敌的人,他也没有费心思去跟这个人建立什么友谊。除了因为这个人比较沉默之外,黄少天心底里也觉得这个人不可能留下来。
                                                                                
听到他这么说,黄少天攥着拳头,快步走到喻文州前面。他倒要听听,这个人内心想的都是什么。

“吊车尾的有什么高见啊?你觉得你上场就能扭转局面吗?”

“站在场上的应该是你,不是我。”喻文州嘴唇未张,可声音依旧传入黄少天的耳朵。黄少天一愣,装作在等他嘴上的回答,那少年依旧盯着黄少天,可却没再说什么,他慢慢起身,朝着宿舍走去。

这家伙...他自己到底想不想留下来?
                                                                                                                                                               
第二赛季的季后赛终于告一段落,训练营的选拔也在一层层地进行着。

直到那天午后,喻文州打败了魏老大,黄少天才知道他确实是想留下来的。也是,谁不想留下来呢?一直压在及格线还不放弃的,除了他也没几个人了。黄少天看着一位位好伙伴的离去,也见证了每一次喻文州是怎样惊险过关的。他不得不开始觉得:这个人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魏老大悄无声息地走了,方世镜又把他和喻文州安排到了一个宿舍,美其名曰是配养默契。
                                                                                
方世镜看着上午训练的回放,怒斥着他们两个:“双核思想是战队很早就考虑好的!你们两个从今天开始,每天再拿两个小时去竞技场打2v2!我就不信你们还磨不出默契!”

“他跟不上我的速度...”黄少天嘟着嘴,小声抱怨。

“跟不上就练!繁花血景的打法也不是轻轻易易就能练出来的!回去!”
                                                                               
方世镜批评完二人,继续点开两人过去的训练资料开始分析。这两人人被凶出房间后,黄少天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你在当时对面狂剑冲过来的时候明明可以躲开的啊,我都准备去抢(34,51)那个点了,你又原路返回了,其实我们当时可以打一波配合的啊...”

“抱歉黄少,我当时以为你要到(37,50)先迂回一下的...”

“我明白,你道什么歉啊。其实你可以把你想的,呃,说出来...”黄少天说。这家伙在团队配合的时候心里说话声音也太小了吧,而且速度特别快...黄少天真的听不见他心里想的、说的是哪个点。

想到这里,黄少天又不自觉地撅起了嘴。

“嗯?嗯,可以。”大抵是喻文州第一次见到说话磕磕绊绊的黄少天,竟停下脚步轻笑一声,“下次我尽量。”喻文州含笑的声音响起。

“尽量就尽量,你笑什么啊?”黄少天转身赶着他向食堂走,“还有你别和他们叫我黄少了,明明是你指挥,叫我黄少怪奇怪的...”黄少天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行,帅气的剑圣,吃饭去吧。”喻文州拽着黄少天的胳膊,眉眼含笑地朝食堂走去。
                                                                                
                                                                               
2.

“震惊!微草新队长独家采访竟说…”“魔术师?新人都这么可怕?”
                                                                                

第三赛季在G市的蝉鸣声渐渐减少时开始,这个赛季因为新人王杰希的加入,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赛季,而这个赛季对蓝雨来说,却是最艰苦的一个赛季。

魏琛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俱乐部,留下自由人方世镜接管队长,而剑与诅咒尚在磨合。

黄少天走进宿舍,随手把《电竞周刊》扔在了桌子上,拿起湿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虽然酷暑已经过去,但G市仍然处在炎热中。
                                                                          

“我去!王杰希这家伙还真有两把刷子!不过就是飞的太快了方士谦都奶不到哈哈哈哈!文州你看上场皇风打微草了吗?那场要是对面的牧师没有用那个小回复术,微草真就赢了!”黄少天边擦脸边对坐在床上的喻文州说。

“嗯,如果我们以后打他的话,就要先带走对面牧师了。下个赛季,甚至下个赛季都不用,方士谦就能和王杰希配合的很好了。”喻文州抬头把床头柜上的矿泉水递给黄少天。

黄少天拧开瓶盖喝了几口:“配合的好?有我们配合的好吗?有吗有吗?”

“方士谦最初好像因为王杰希当队长的事,和他有些矛盾,”喻文州下床走到黄少天旁边,伸手拨了拨黄少天的头发,“头发上怎么还有叶子?刚刚去对面小吃街了?”

“嗯,刘妈的鱼丸店这两天装修好了,难得方队给咱放了一下午的假,我过去看看店里怎么样了。”黄少天放下水瓶说,“一块去吃吗?”

“你没吃啊?我以为你背着我偷偷吃了。”喻文州的话尾有些上扬。

“没有啊!我特地回来叫你的!”黄少天立马慌张地否认。

“噢,是吗?”

“…呃,我…我一会想买个西瓜回来…这不一个人搬…太孤独了嘛…”黄少天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斜过头去盯着那本《电竞周刊》。

“噗。少天还挺可爱的。”

“啊?你说什么?”黄少天回头。

“我说咱们现在走吧,早点回来做练习。”

“啊?噢。”
                                                                                
                                                                                

下午的风吹动着蓝雨俱乐部门口的那棵合欢树,合欢花在夏休期的时候大多已经谢了,如今剩下几朵还顽强地待在树上,散发出微微香甜的气息。温热的风中夹杂着远处孩童的喊叫,散入两位十七岁少年的耳中。

两人并排走着,夕阳把两人的影子拖得很长很长。
                                                                                

“文州你当时打败魏老大的时候是什么心情啊?我感觉你当时挺平静的。”黄少天突然问喻文州。

“嗯…没有看上去那么平静吧,我本来以为我会一步步地留到最后的,没想到突然能打败魏队。所以相比起那种侥幸的幸存感,更多的还是一种一瞬间突然解放的疲倦吧。当时脑子都是空白的。”喻文州无奈地笑笑。
                                                                                

噢,怪不得你当时心里什么也没想。黄少天想。第三局获胜的时候,本该安静的训练室瞬间起了心里的声音,或惊讶,或不解,或愤怒。黄少天当时就有些愤怒,虽然他知道喻文州实际上很有能力,他也知道魏老大的状态一直在下滑,可他看到魏老大连续三局都败在这个吊车尾手里的时候,他还是莫名愤怒了起来。

他想立马抓住喻文州的领子问他,问他凭什么打败了魏老大三局,凭什么能就这样打败他。可当他以为喻文州会暗自得意的时候,却发现他心里什么都没有说,而魏琛也是。

于是他也什么也没有说,默默离开了训练室。
                                                                               
                                                                                                                                                                
“怎么突然不说话了?”喻文州的声音响起。

“没什么,你还挺厉害的。”黄少天说。

“能和你站在一起,”喻文州轻笑了一声,“比其他所有事情更让我觉得厉害。”

黄少天停下脚步,转过身去看喻文州,喻文州也停下来。

“我们以后会拿冠军吗?”黄少天突然问。

“会。”喻文州立马回答。
                                                                                                                                                            
黄少天没有再说话,露出了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
                                                                                                                                                                                                                                              
3.

“时间过的真是快,转眼这2017年就要翻篇了。”

“是啊,相比起第二赛季来说,这赛季出现的很多新人,现在都已经慢慢适应了我们的比赛。”

“没错。常规赛进行到这个时候,局势基本已经稳定了下来。今年二月才过年,不知道两个月的冬季转会窗会不会有什么动静呢。”一名解说员说道。

“这你可就想的有点远了。好 现在广告结束了,让我们继续来看下半场的团队赛…”另一名解说员说。
                                                                                                                                                               
黄少天打了个哈欠,把床上笔记本电脑比赛直播的声音又开大了一点。

“天冷了就是容易困。”黄少天不满地说道。

“你夏天的时候好像还说天热了更容易困。”喻文州看了一眼黄少天,又继续写他的笔记,“明天跟着方队去H市看比赛的时候,万一你睡着了,我可不负责把你抬走。”

“你懂什么!我这叫战略性发困!到时候肯定不会睡着的!我说你这个人好奇怪啊,明明咱俩最近都在加训,我怎么就没看出来你和平时有什么不同呢?你不会偷偷嗑药了吧!虽然训练需要精神但也不至于嗑药吧!你万一…”

“咱俩一直都在一块,你什么时候看见我吃药了?”喻文州抱着电脑笑了起来。

“就是这样才说你‘偷偷’嗑啊!”,黄少天顶嘴道,“刚认识你的时候看你训练的时候就不困,都大半年过去了你看起来还是不困,你做一些练习的时候不会很想睡觉吗?”黄少天看向他。

“还好吧,反正我看比赛的时候不困。”喻文州轻描淡写道。
                                                                                                                                                            
我当然知道你不困了!黄少天崩溃。每次黄少天和喻文州看比赛的时候,黄少天就能听见喻文州内心的弹幕翻滚不止,而且分析速度快的惊人,吐字速度比平时还快了好几倍。黄少天适应了好久,才勉强习惯了看比赛的时候旁边坐上这么一个和念经一样的人。

其实不只是看比赛,喻文州在自己打的时候也会在心里想很多东西,只是没有看比赛的时候那么多罢了。毕竟有很多的操作还是靠本能反应,大部分时候喻文州会点到为止,内心想个大概,简短的几句话黄少天就能听明白。后来喻文州心里还没怎么想,黄少天就能明白他将要干什么。

人人都说黄少天话多,可有黄少天知道,喻文州心里说的话竟然比黄少天嘴上说的还多。
                                                                                                                                                            
哎,黄少天悄悄叹了口气。
                                                                                                                                                                                                                                                            
“行吧,年轻人精力旺盛我可以理解。”黄少天扬了扬眉,装作老头的声音,“你这正值十八岁‘芳龄’,精力自然是我等年迈之人无法比拟的。”

“少天是八月十号的吧?还比我小半年呢。”喻文州顺了顺这位“老人”的头发。

“切,你这年轻人好不懂幽默。对了你不是二月十号过生日吗?正好这次你生日是阴历二十五号,应该到时候联盟已经放假了,俱乐部应该也不用把咱和夏休期的时候那样留下了。你想好今年生日怎么过了没啊?我老爸老妈阴历二十七才旅游回来,我可以留下陪你过生日呀!”

“嗯…还没想到过生日的事。就和今年我陪你过的那次一样呗,买个蛋糕吃了就行。”

“那怎么行!过了这个生日你就十八了!就成年了!而且这是我陪你过的第一个生日!”黄少天期待地看向喻文州,眼睛里闪烁着搞事的光芒。

“再说吧,最近等这阵比赛结束了再说。我对这个不是很在意的,少天到时候真心地给我送祝福我就很高兴了。”喻文州关上直播,“今天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坐飞机。”

“噢…好吧。”黄少天看喻文州对过生日没什么兴致,也只好扫兴去刷牙准备睡觉了。
                                                                                                                                                            
洗漱过后,黄少天回宿舍发现喻文州还坐在桌子前面写些什么。

“不睡吗?我先睡了,困死我了,从下午训练就开始困。晚安!”黄少天揉了揉眼睛,对喻文州说。

“晚安少天。”

黄少天换了衣服钻进了被窝,只露出了一个头。喻文州关上了宿舍的灯,把台灯打开继续写字。
                                                                                                                                                            
待喻文州整理完笔记,黄少天已经缓缓地睡着了。喻文州转过椅子小心地打量他。他合着双眼,一只手放在脸前。

均匀的呼吸声在安静的房间里似爆炸般地传入喻文州的耳朵。
                                                                                                                                                            
“少天睡着了,应该就听不到我心里想了什么吧?”
                                                                                                                                                                                                                                                                                                                        
4.

其实喻文州在跟黄少天刚认识的时候就知道黄少天的这个能力了。第二赛季蓝雨对百花的那场失利,当他在心里默念“这本来就不是一个人可以做到的事”之后,黄少天立马回头就向他这边走来,并且质问他刚才那句话什么意思。

喻文州当时在惊讶之余有些茫然,因为他根本没有说任何一句话。

或许这只是一个巧合罢了,毕竟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能听见别人心里想了什么呢?喻文州想。
                                                                                                                                                            
可是喻文州和黄少天搬到一个宿舍之后,他发现黄少天确实在一些时候的举动非常匪夷所思。如果是一个普通的正常人,他会在你心里叫他名字的时候回头应答吗?他会在你认为他可爱的时候突然问你为什么吗?他会在你说出战术策略之前就完成刚刚构想的新策略吗?

原本喻文州只认为这是一种神乎其神的默契,后来他才发现黄少天确实有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能力。

喻文州笃信,黄少天不说出自己拥有这个能力,必定是有某些他不愿意说的原因。可是对喻文州来说,在此之后每当他想要对黄少天说些什么的时候,就只能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让黄少天听见自己内心所想。

所以喻文州平时故意比黄少天睡得晚,不然一些话就很难找机会在心里说了。
                                                                                                                                                            
喻文州关上台灯,缓步移动到黄少天的床边,俯下身来注视着他。
                                                                                                                                                            
少天晚安。
                                                                                                                                                                                                                                                                                                                 
训练营和战队的一干人等早早地坐上了飞机,没几个小时就抵达了H市。双方略作休整,等到比赛开始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了。

这个赛季蓝雨的尴尬地位已经越来越明显,这一局又对上两连冠的嘉世,有些记者评论这场比赛无异于以卵击石。
                                                                                                                                                            
黄少天坐下之后,环顾这偌大的萧山体育场,不禁感叹了起来。

“文州啊,以后我们来这比赛的时候会不会也有这么多人啊…”

“会的。不过他们绝大部分还是嘉世的粉丝。”喻文州也向四处看了看。

“其实咱们去年也来过这里,那个时候你还是个吊车尾呢,我记得你一直拿个硬皮本在记。”黄少天转过头来,一只手撑着脸,看着喻文州,想起了一年前的萧山体育馆,也是嘉世对蓝雨。
                                                                                                                                                            
【“诶,你在那记什么呢?”

“一叶之秋的数据。”那个少年继续低头写写画画。

“那些让技术部的人来呗,你也不一定算的准啊。再说了魏老大他们不是准备了新的战术吗?好好看比赛不好吗不好吗?”

“嗯。”那个沉默的少年记完几个字之后合起了本子。】
                                                                                                                                                                        
喻文州抬手在黄少天眼前晃了晃:“想起之前的事了?”

“是啊,时间过得可真快。之前还没这么觉得呢。”黄少天回过神来,一脸怅惘的样子。

“你还记得你当时喊了什么吗?”喻文州问。

黄少天想了一下,突然站起来朝着比赛席大喊了一声:

“打倒叶秋!!”
                                                                                                                                                            
喊完之后黄少天坐了下来,脸颊被场馆的灯光染上了一层橙红色:“哎你带水了吗,喊来喊去还挺容易口渴的。”

喻文州笑了起来,递了瓶水给黄少天,团队赛也渐渐开始了。

一叶之秋的状态依旧堪称无懈可击,而他身边的气冲云水也终于在第三赛季受到了应有的关注。他们二人的配合虽不像繁花血景那般显眼和绚丽,却总在至关重要的时候倏尔决定胜负。

双核思想日渐走进人们的视线。
                                                                                                                                                            
等到我们出道的时候,不知道联盟会不会变一番模样。喻文州微微侧过脸看着黄少天。

气冲云水一记捉云手,抓住蓝雨的守护天使,一叶之秋浮空四连刺又带走了一个人头,嘉世的粉丝爆发出雷鸣般的喝彩。
                                                                                                                                                            
喻文州慢慢移开了视线。

                                                                                                                                                                                                                                                                                                                        
尾声.

“文州18岁生日快乐!!!”黄少天一把将门推开,冲入宿舍大喊。

“少天…你什么时候起的…现在天好像还没怎么亮呢…”喻文州翻了个身,慢慢地从床上撑身坐起来。

“哈哈哈别装睡了!我知道你醒了!没想到吧!我是第一个给你送祝福的人!方锐他们都回家了,食堂大妈都没剩几个了,我昨天偷偷去买了个蛋糕放厨房冰箱里去啦!你看!”黄少天一脸激动地从门外缓缓地将不知道什么时候借来的小推车推进来。                                                                                                                                                            
喻文州将腿从床上挪下,蹬上拖鞋,看着黄少天小心翼翼地推着放上蛋糕的小推车。蛋糕是白色的,上面只有简单的几个装饰,却是看起来十分符合喻文州的气质。

“你是准备拿了压岁钱就把蛋糕钱补上吗?”喻文州笑着问。

“嘿嘿,你别管那么多了!下午还要带你出去玩呢!快快快!”

“快…快干什么?我还没洗漱呢…”喻文州看了一眼床铺,整了整衣服。

“先许愿!先许愿!早上许愿最灵了!”黄少天催促着,把蜡烛一根根插上。

“我看你是怕蛋糕放不住了吧,早上点蜡烛吃蛋糕的,也就你一个人了。”喻文州整理好衣服,笑了起来。

“来来来!蛋糕是我买的,你管那么多干嘛!快点先许愿先许愿!再不许愿蜡烛就滴下来啦!”黄少天点燃了一根蜡烛,然后伸过手去一根根地依次点燃。

“好吧好吧,今天都听你的。”喻文州揉了一把黄少天的头发,看着面前点好的十八根蜡烛,还有蜡烛旁这个少年激动的模样,仿佛眉眼里都带上了闪动的光彩。
                                                                                                                                                            
喻文州十指交叠,轻轻闭上眼睛。
                                                                                                                                                            
我想让剑与诅咒带领蓝雨拿冠军。
                                                                                                                                                                                                                                                                     初晨的丝丝阳光泻入房间,在黑暗过后,天就要亮了。
                                                                                                                                                            
黄少天看了一眼喻文州,飞快地闭上双眼,也学着许愿的动作,在心底说了一句:
                                                                                                                                                           
我也是。
                                                                                                                                                             
End.
                  

作者的一些叨叨:

如果小天使们能把这篇文看完的话,那我真的会非常非常非常感动和感激qwqqq

因为这是第一次写文...最后写成这样也不知道能不能说得过去...其实本来想写喻文州中心向的,因为我感觉自己实在是不会写感情戏...但是发现无论如何也绕不开黄少天,怎么构思我都想让他俩谈恋爱,(cp滤镜100米!)所以最后还是写了喻黄。哎他们俩实在是太好了...

今天我们的州州就成年了!而且再过几个月就接任队长准备出道了!所以文州生日快乐!!
(ฅ>ω<*ฅ)

QAQ太激动了!!一发十连抽出了两个ssr
QAQQQQ玩到50级了终于有ssr了QAQQQ

真是老来得子的喜悦啊!!QAQQQQ

下雪的场景最适合索夜了!!❤

   从挺久之前开始关注国内的配音圈...感觉配音演员在之前真的算是一个付出和回报不太成正比的职业。近年国漫崛起和最近恋与制作人的火爆,配音演员这个职业才开始走进更多人的世界..

   看着恋与制作人各位配音老师们飞速增长的粉丝数,在欣慰的同时 我也也有一丝苦涩...这个职业终于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了....

   真心希望所有配音老师新年顺利健康❤❤

   再在心底给所有的配音老师比个心!(ฅ>ω<*ฅ)

占tag致歉!!!!!

之前做完李总生日的任务,兴高采烈地发现还可以写邀请函,第一遍就很真心地打上:
“李总生日快乐,吴磊老师新年身体健康!”

然后被说有敏感词。。我不知道怎么想的就把“老师”去掉了..

“李总生日快乐,吴磊大大新年身体健康!”

敏感词x2,我想着“老师”肯定不能是敏感词吧。。我就把感叹号去掉了,想着给李总说话是不是不能太激动??改成:

“李总生日快乐,吴磊老师新年身体健康”

敏感词x3。我想着难道不能把配音老师的名字打上?就改:

“李总生日快乐,cv老师新年身体健康”

敏感词x4...我就想着,是不是跟汉字内容没关系??难道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留??于是:

“李总生日快乐许愿ssr吴磊老师身体健康天天快乐”

敏感词x5....

“李总生日快乐吴磊老师身体健康”

敏感词x6....

......无数次之后我感觉我已经不想打这个祝福语了...于是..

“吴磊老师新年健康快乐”

“邀请函已发出~”
李泽言:“邀请函我收到了,.......”

我:????????"(ºДº*)李总,你听我说??其实我是想给你祝福的!!.....

后来才知道这是一封神秘邀请函,敏感词是“生日快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