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签Rachel

他打开了门。

@剑与诅咒出道备用 的活动,喻黄30问

1,入坑原因:  喻黄入腐,我是快看完原作的时候,在b站看到的某个全职cp视频,bgm是《那些年》的那个,别的cp或多或少都有点虐,就喻黄最甜,当时懵懵懂懂地就开始萌上了。
2,入坑时间:  去年八月中旬
3,初印象:  心照不宣的灵魂搭档
4,最吸引之处:  他们俩在一起的感觉是独一无二的,原作赋予他们独有的灵魂,是在其他任何cp身上都难以找到类似感觉的。
5,相处模式:  训练时是好搭档,彼此了解; 私下里互相弥补对方的缺点,开心时相陪,不开心相互安慰。
6,称呼:  队长/文州,少天
7,优点:  文州我很喜欢他的负责,不管是对自己的未来,对战队、对朋友都是那种不迂腐的负责 ; 少天我很喜欢他冷静的那一面,即使在光芒下也会认真打磨自己,发扬长处
8,最爱的原作瞬间:  各种讨论战术/战局的时候,面对共同的“敌人”,两人很有默契
9,原作最甜:  文州顺着少天的话说叶秋被外星人抓了hhh很水瓶脑
10,原作最虐:  少天都不想说话了我们还能说什么呢(对于喻黄这对来说原作0虐!)
11,最爱的官糖:  《全职高手》手游,有个收集物品写的话是“世界外的另一个世界,调律星尘的术士和挥斩日光的剑圣”,巨无敌喜欢这一句,不知道算官糖么
12,官图:  炎铃太太画的喻黄都很棒,喜欢冬装
13,像什么食物: 
菜品;
文州:煮蛤蜊(看着或许普通平民,但吃的时候总有一些肉在贝壳上吃不到,有些难对付,时不时吃出来一些沙子让你膈应)
少天:宫保鸡丁(有名,肉食最亮眼,而里面的黄瓜胡萝卜反而起到关键的清口作用)

///不是菜品而是食材的话……文州山药,少天荔枝吧
14,像什么动物:  文州:鹤,少天:豹
15,最喜欢的设定:  原作向就很好
16,表白场景:  蓝雨大楼周围各种地方,各种时间段
17,最爱cp歌:  同人的话喜欢喻文州个人歌《一砚眉端》,虽然不是cp向但是里面有一句“剑出鞘所指的方向,权杖抖落了星河万丈”,很喜欢这一句; 印象最深的还是王菲的《暗涌》……虽然不是cp歌,但大家都懂……一听就肝疼
18,攻称呼受: 少天
19,受称呼攻: 文州
20,开车地:  退役之后/自己买的房子里
21,姿势:  正面吧…
22,信息素:  文州:松针那种味道…  少天:橘子皮,淡淡的清甜,淡淡的苦涩但是好闻的那种
23,精神体:  文州:向导,中小型鸟类; 少天:哨兵,豹类
24,吵架原因:  交流不得当的问题,或者身体问题
25,想看穿什么衣服:  队服/黑西装,(假如我能看到的话穿队服就很好…
26,为他们做了什么:  文州b萌八强敲遍了所有列表接近两百来人…第一次尝试写同人文了,也决定毕业了做一首他们的同人歌……其实每个粉丝都无法真正为他们做出什么,不一定氪了很多钱买周边就是真的为他们做了很多。心里真正喜欢,不为他们抹黑就很好了
27,对你的意义:  第一对cp,总感觉是唯一一对cp。我身体不太好,说句听起来有些傻的话,在喜欢上喻黄之后,偶尔也会觉得,假如有一天突然躺在病床上离开,好像也不是那么害怕了。
28,期望:  希望他们都能幸福,在粉丝们看不到你们的地方也要保护好自己
29,一句话安利:  喻黄适合各种设定,你想要的风格都能找到!!
30,表白:  你们的粉丝永远爱你们。

为何这秋葵还要冠上一个“黄”字😂

收拾衣柜,翻出来两条丝巾。。一蓝一黄趴在一块。。蓝的比较大,黄的款比较小。。

脑补:

“卧槽!!队长我们怎么变丝巾了!!”
“少天…你是不是在我印红花那个角上打了个结…”

【喻黄/黄少天生贺】深海流光(2)


*冒险,长篇


*时间线是原著进行到2018年的时候


*少天生日快乐


2.

当他们第一次借着门卫的帮助走出这两间屋子,才发现原来他们所处的建筑是一栋极高的公寓大楼,且有近三分之一的部分是位于地下的,而喻文州黄少天的房间也位于地下,所以屋内没有窗户也不值得惊奇。

 

而关于外面的环境,则是一派他们两人从未见过的景象:天空也不再是淡蓝色,而是一望无际的深灰色,仔细看还带着一点暗红,可见度也并不算高。大楼四周方圆十几里被人为种上了许多从未见过的树种,想必是原先正常的树种无法在这种空气中光合作用,于是种上了新的品种。喻文州曾做直梯到达建筑顶端,树与荒漠的交界线也只能看个模模糊糊。

 

在树与树之间,有便于守者去往安全区港口的交通通道,和隧道的感觉有点像,顶部是密封起来的,可能是为了减少下雨时,酸雨对路面以及守者的损害。通行工具则由公寓管理方提供,由港口管理方收回,样子有些像磁悬浮的“汽车”。

 

而喻文州和黄少天的潜蛟,现在正存放在港口处。他们所处的安全区C-12,港口管理者是出了名的脾气好,这也是当时他们选择来这里建造潜蛟的原因。

 

 

在这里度过了三天的时光,终于把要收拾的东西都整理好了。即使黄少天发现这里的守者相互之间似乎都并不相识,但他还是很快与同层几个邻居打成一片。临走的这个早晨,他们还进行了互相道别。

 

 

“走吧,这小破地方也没什么值得留恋的,什么好吃的都没有。”黄少天把几个手提箱搬上悬浮车。

 

“其实我们到了海上也没有好吃的,这里的食物种类比较单一。”喻文州看了一眼大楼,上车后回身关上了车门,触屏设定了目的地“C-12港口”。

 

车子启动后不到五分钟就到达了港口。港口的管理者听闻又有一队冒险守者即将出发,于是热情地迎接了他们。

 

“小喻和小黄啊,这次预计多久回来啊?下次海怒还有82天,那时候还不离开中心海域,可就有大麻烦咯!”这位体型微胖、身高一米六左右的中年大叔说道。这话五分提醒,五分鼓舞,谁都知道在那之后,寻找“末之树”的冒险队全数失踪,没有一队安全归来,但这位管理者在几十年内依然给予了上百份的鼓励,没有因理论受到抨击而受到任何影响。

 

“放心吧,我们已经算好了!距离海怒30天左右的时候,中心海内部会出现一些相对薄弱的地方,到时候进入‘深海’的可能性会高上许多!”黄少天兴致勃勃地讲着他从房间里笔记本上读到的内容。

 

“嗯,加油啊年轻人!潜蛟就在那边,喏,已经提前给你们拿出来了。”管理者浅浅地笑着,指了指东方,“真是艘了不起的潜蛟,到时候回来,我还要跟你们合照呢!”他拍了拍面前这两个比他高的少年,眼角的皱纹微微漾开。

 

 

喻文州和黄少天谢别了管理者,顺着老人刚才指引的方向,向潜蛟走去。

 

早晨的雾在远处的海域上空弥漫着,不过还好海岸周围有政/府要求修建的空气净化系统,所以在岸上还不用佩戴防毒面具。

 

两人提着箱子走着。忽然黄少天停下了脚步,喻文州也忍不住驻足看了片刻——是他们的潜蛟。它的主体像是一个浅蓝色的大型尖头子弹,弹头一部分是透明的,身体上还用银白色的染料刷上了大大的“Blue Rain”,一看就很像充满冒险激情的年轻人制作的潜蛟。但是它与其它潜蛟不同的是,这艘潜蛟身体上有许多接合的“纹路”,也就是说它有许多种形态,这是现有潜蛟中极为少见的。

 

喻文州紧紧盯着银白色的“Blue Rain”,蹙起眉头,问道:“少天,你有没有觉得我们来这里之前的记忆好像越来越模糊了?”

 

“有吗?可是我还记得你叫喻文州,我叫黄少天啊,我还记得八月十号是我的生日,我在来之前还在想怎么过今年的生日,今年我可就成年了。”

 

“你还记得别的吗?比如……蓝雨?”

 

“是我们潜蛟的名字吗?”黄少天疑惑道,“不过这个名字好像确实很熟悉……一提起来就有种亲切的感觉。”

 

“算了,我们走吧,可能是我想多了。”喻文州的眉头依然紧锁,目光落向雾中的模糊的海平线,缓步向前走着。

 

 

他们打开潜蛟的入口,舱门迅速落了下来。这是黄少天和喻文州第一次进入他们的潜蛟,虽然这里的一切都没有见过,但蛟内的装饰总带来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操控室、景观室、卧室、厨房、储物舱、洗手间一应俱全,还专门设置了一个用来讨论的会议室。蛟内面积比在外面看起来要大一些,厨房相对较小,而卧室甚至比之前大楼里住的那个还要大一点。

 

“怎么感觉和海上移动公寓一样?这里的冒险家对工作要求都这么高吗?”黄少天饶有兴致地打开厨房边上的供应柜,那与储物舱相连,食物的储存量能够两个人吃四个月左右了。

 

“可能几百年前那队冒险守者留下的潜蛟图纸就是供队内6-7人使用的大小,之前的‘喻文州’和‘黄少天’没有改动总面积,于是人均分摊的面积就会显得比较大。”喻文州的声音从旁边卧室传来,“可能他们不仅是‘不想’改动总面积,也是‘不敢’改动总面积吧。毕竟几百年都没有人研究出能够安全下潜的潜蛟,所以在他们制作的时候,也保持了原来的体积大小。”喻文州的声音从卧室出来,走到黄少天身旁。

 

“唔……对了文州,那我们是不是要尽快启动了?日记上说去中心海港口的路线已经设置好了,我们也不用进行太多额外的操作。”

 

“好,我们边航行边研究。”喻文州转身走向控制室。

 

 

去中心海港口的航线确实已经提前设置好,黄少天也不像原先日记里说的那样有什么异议,毕竟他们失去了过去对这里的记忆,在下潜之前先在港口停靠一下是也是比较稳妥的选择。

 

蛟内的动力完全开启后,潜蛟也开始缓缓地在既定轨道上开始前行。因为航行还暂时不用下潜,所以黄少天和喻文州即使没有在景观室里看窗外的景色,也能想象到潜蛟在充满毒液的海面上划开波纹的样子。

 

黄少天连忙从手提箱里拿出来一沓文件,喻文州也拿了张地图在会议室坐下。

 

两人兴致勃勃地对这个未知的世界进行着研究,全然不知他们在冒险的途中将会遇到怎样的危险。


TBC.

【喻黄/黄少天生贺】深海流光(1)

*冒险,长篇

*时间线是原著进行到2018年的时候

*少天生日快乐

1.

G市的夜色在蓝雨大楼的灯光下缓缓流淌着。黄少天刚与喻文州办好第四赛季出道前的最后一道手续,现在正昏昏沉沉地躺在自己宿舍的床上,准备给这夏休期中难得忙碌的一天画上句号。

 

真是的,夏休期进行到一半,手续突然出了这样的问题。不过黄少天已经无暇去抱怨这些了,他现在正犹豫要不要把空调温度再调高一点,不过遥控器不在床头,他又困得睁不开眼,只得放弃了这个打算,把被子又盖紧了一点。

 

最终他的意识渐渐模糊起来,陷入了沉睡。

 

等到他再次睁开双眼,是被一阵猛烈的敲门声惊醒。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眼前俨然是一个全新的房间。空间比蓝雨宿舍要小上很多,屋内只容纳得下一张床和一个写字台;墙上布满了许许多多奇怪的机器、工具,其中一些还发着幽幽的光亮;这间屋子也没有窗户,确切来说他也找不到灯,但屋内的亮度又和普通室内的光线差不太多。

 

蓝雨夏休期把我们叫过来,难道是为了拍什么真人秀吗?这是黄少天的第一反应。紧接着他反应过来有人在敲门,直觉来讲开门并不是什么坏事,于是他赶紧下了床。

 

 

“谁啊?”

 

“少天?果然是你?”开门后是喻文州少有的有些紧张的表情。

 

“队长?”黄少天看清眼前的人,随即又回头看了一眼房间,“我们是被蓝雨拉来拍什么节目了吗,怎么突然在这种地方?”

 

“不像。少天,你还记得醒来之前发生了什么吗?”喻文州问。

 

“我……我好像……我好像办完手续就回宿舍睡觉了……”黄少天有些犹豫。

 

“所以这不可能是什么真人秀,蓝雨不会做这种事情。”

 

“那这是什么情况?我们不会穿越了吧!这不可能啊,我只是躺下了而已啊,跟你分别之后就什么都没干……”黄少天开始回忆。

 

“我觉得这可能比穿越更复杂,”喻文州拉住黄少天的手腕,“我刚才醒来之后在房间里发现了一个日记本,本子上写的是你和我的名字,而笔迹也是你的。我觉得你可能就在附近,于是过来敲门,没想到真的是你。这里的一切都很陌生,但起码‘喻文州’和‘黄少天’是原本就存在的,而我们对于这个世界还一无所知,所以我们先去看看日记本吧,应该会有收获的。”喻文州拉着黄少天向那个房间走。

 

 

这个房间和比刚才黄少天醒来的那个房间稍大一点,不过格局大体相同。写字桌前特意被原主人放了两把凳子,供两个人办公。

 

喻文州拉着黄少天坐下,翻开了那个深蓝色的硬皮笔记本最新记的那篇日记。

 

“好像真的是我的笔迹,可我从来没写过这个啊……这写的什么跟什么啊,这不是我生日前一天吗?我看看,‘8月9日,海息日,距下次海怒还有一百三十六天……’”

 

 

 

 【8月9日,海息日,距下次海怒还有八十六天。昨天我们的潜蛟终于造完了!文州关于气体更新设施的猜想果然是正确的,这下就不用担心本星的污染气体对于守者的肺部会造成伤害了。蛟壁的那个老渗水的地方接合了之前构想的有机材料,旋翼轴的材料在更换之后也更加稳固了,希望在用的时候不要出岔子。

 

上次海怒导致中心海港口严重破坏,听说在这几天就要修理完毕了。不知道文州会不会答应这次直接航至中心海,我听隔壁的张伯说,中心海港口的接待员态度都十分傲慢,还胡乱收费,真的不想在那个港口靠岸停留。

 

今天看到一个新闻,又是抨击“末之树理论”的!那群老头不去好好研究他们的本星土壤成分,非得抓住这个理论不放吗?他们要是真不相信,之前还偷派冒险守者队下潜,结果没一队回来的。现在又在这批判,这不是自找难堪吗!

 

不过离出发也没有几日了,纠结别人的言论也没有什么用处。中心海离这里也不是很近,还是想想怎么多准备一些食物补给,说服文州不要中途停在中心海港口吧!】

    

    

    

两人看完之后,都沉默了许久。喻文州先开口说道:“我们原先的计划好像是这几天出发前往那个叫‘中心海’的地方。从这个日记里看,这里的时间应该在未来,毕竟大气的污染已经严重到不能再吸入了。不过‘本星’‘守者’‘海怒海息’这些名词,还有那个‘末之树理论’,我们目前都一无所知……”

 

“先把这本日记看一遍吧,照理说之前的‘黄少天’都会记日记,那么‘喻文州’应该也有一些记录才是。我们再找找有什么可以提供帮助的吧。”黄少天站起来,在房间里开始翻找,而喻文州继续读那本日记。

 

 一个半小时后,他们才大致理清了这里的情况。这里的日期虽然仍然采用“日”和“月”,但年份已经不是原来的记法,所以不能准确判断这里距离原来的世界已经过了多久。

  

这里的材料表明,“本星”即为他们现在所处的星球,并且从未记载过毁灭、星系迁移,也就是与喻文州黄少天所称的“地球”相似的存在,而“人类”在这里被称作“守者”。本星的守者至今未迁至其他星球,而是在本星上环境尚且适合生存的地方居住,叫做“安全区”。守者无法到达之地,被称之为“海”。海的主体为深蓝色液体,表面却覆有一层薄薄的流体膜。守者一旦直接触碰“海”,不久便会死亡;而完全安全的下潜工具,在现在也没法被研究出来,无论以什么方式进入“海”的守者都没能归来。

  

但,传说几百年前年前曾有一队冒险守者,使用队内秘密研发的新型潜蛟,深入环境崩塌、被深度破坏的“海”。这支队伍仅有一人生还,并带了回“末之树”的传言。

  

传说“末之树”存在于中心海域的“深海”之中,而那位生还的冒险守者曾言,他们曾感知到末之树发出了当时那个时代的守者从未在“本星”感知过的强大生命力。可惜全队队员在进入深海之时短暂丧失了记忆,在深海短暂停留后又被排斥回“海”上,所以没有对进入深海的途径进行详细描述。并且冒险成员在返回陆地的过程中陆续死亡,最终仅有一人存活。存活的一人在后续采访中只言道“末之树”为他们所命名,其余也未做详细解释。后来此人也无故失踪,潜蛟的图纸也不知下落如何。

  

这本是一个不被人相信的荒诞怪谈,但极具巧合的是,喻文州从笔记中得知,当时那队冒险守者的队长,姓黄,叫黄建松,而队内研发出潜蛟的人,是队长的挚友,姓喻,叫喻庭。原先这里存在的“喻文州”和“黄少天”从小就认识,了解到这个传说后,又偶然获得了祖先传下来的潜蛟图纸,于是确定了要去探寻“末之树”的计划。只是两人孤身长大,没有其他人支持,拥有了图纸,造出了下潜工具,也不能确保安全性,故一直在完善,尚未开始探索。

   

  

“队长,按照他们的说法,好像航行日期是提前推算好的,如果我们没有按照他们原来的计划出发,会不会造成什么很大的麻烦?”黄少天放下手中的资料。

 

“有可能,更何况我们目前也不知道回去的办法,只能按照他们的计划来。”

 

“嗯,那我们这几天就看看有什么要带的东西,准备出发吧。我看资料上说,这里距离中心海有一段很远的距离,预计要七十五天才能到达,而且好像航线是被固定好的,也不需要我们操控太多。这两天我们就先收拾一下有用的东西,然后走一步看一步吧。”

 

喻文州也是这么想的,于是只能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刚准备站起来,又突然想到了什么,犹豫了一下,试探道:

 

“对了,你刚才……叫我队长吗?抱歉,觉得这个称呼有点耳熟,能问问你为什么吗?”

 

黄少天张口便道:“这有什么为什么啊,你……你……”

 

你什么?黄少天突然愣住了,他突然忘记了为什么要下意识叫出那个称呼,只是喃喃说道:

 

“我……我不知道……”

TBC.

尝试写长篇,不太熟练,所以前面可能看起来比较慢qwq

更新看情况啦

【喻黄】喻文州你给我做个推拿吧

   
cp:喻文州x黄少天

某日做推拿萌生的制杖脑洞...OOC且短小...

——————————————

喻文州,男,二十一岁,蓝雨战队队长,上个赛季刚带领蓝雨夺冠。是蓝雨战队的基石,是团队赛中经常被当成诱饵的存在,并是自己父母的独生子。

然而旁人不知道的是,他还有一重身份——喻氏推拿第五代继承人。
   
  
喻氏推拿,历经四代,祖辈由华东地区将其迁至G市,祖先都把它视为传家的产业,传男不传女。喻文州作为喻家这一辈的独生子,自然要继承自家的推拿店。

喻文州从小研习推拿技术,自己的双手也变得不甚灵巧。但他坚持要把养生产业做好做大,于是苦学人体经络,推理出许多书上没有的推拿功效,这让喻家父母十分欣慰。

推拿店里有小电视,一般是给客人听的。当喻文州成长到16岁时,他第一次看到了推拿店电视上放出的第一赛季荣耀职业联赛,并被其深深吸引。选择职业时,又看到了术士这种一看就很暖和的职业。他心花怒放,随即就跟父母说自己要当职业选手。

父母说,你得了吧,你从小学推拿,打游戏怎么还打得过人家。但喻文州保证,假如在战队里留了下来,在退役后一定回来接手推拿店。父母想着孩子还小,时间还长,就答应了他。

别看喻文州是个做推拿的,可长得却更像读书家的小儿子,清秀且柔弱。以他在训练营里不出彩的表现,是很容易被其他小伙子欺负的。

就比如黄少天。

黄少天想,这吊车尾平时不说话,一说话怎么都是废话,住一个宿舍还劝我泡脚,什么交友习惯?

但喻文州是真心的,他觉得对一个人好,就要帮他养成养生的好习惯。以至于出道当了队长之后,还在劝他:“少天,不要丢掉秋葵。”

时间长了他发现黄少天似乎并不为此而动容,于是也不好意思提自己推拿店继承人的身份,只是在帮黄少天做手操的时候,显地比旁人认真许多。

都进一个战队了,黄少天也早没了当年那股桀骜不驯的劲。喻文州给他做手操时,他耳根发红地说:“队长,你退役之后专门当联盟的手操顾问,肯定没问题,说不定能让联盟退役平均年龄再大个两三岁!”

喻文州笑笑,看着他的眼睛说:“我觉得可以考虑。”
  
  

 
    
  
时间过的飞快,直到第六赛季,蓝雨夺得冠军的那个晚上,喻文州难得地喝醉了,回想起自己心心念念的推拿事业,想要立刻大展身手,便拉着黄少天往自己宿舍里走,也没管后面宋晓叫他们留下继续玩。

黄少天觉得自己也应该是喝醉了,不然怎么满脸通红地任喻文州拉着走呢,他想。

进了宿舍,喻文州立刻关上门,说着便拉开黄少天的队服外套,一下把他头朝下按倒在床上。

黄少天立马弹起来:“队队队队长!你要…你要干什么!!”

“把衣服脱了。”喻文州说着便探向自己床头柜,去拿推拿用的精油。

黄少天闻言,脑子一片空白,心跳速率堪比小学运动会跑完一千米。队长不会要酒后乱性吧!!即使我喜欢他也不能这么突然吧!

 
此时,郑轩回宿舍楼拿东西,碰巧听到屋里传来的诡异声响,于是顿足听了一会。

“快脱吧,脱了更好做。”喻文州放下手中的精油,伸向黄少天短袖下摆。

郑轩目瞪口呆,呆在原地迈不开步伐。

“队……队长!别……啊!”黄少天被喻文州碰到了腰侧的痒痒肉,开始晕乎乎地发出嚎叫。

郑轩五雷轰顶,夺冠的喜悦也被房里传来的恐怖声响冲刷干净了。他僵在原地,回顾起这正副队长平日里的端倪。

而房内,喻文州急着想让黄少天乖乖趴下来让他做推拿,忽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从床上下来,去寻找某样东西,然后翻出来举给黄少天看。

黄少天看着他手里的推拿师资格证,也陷入了混乱,在惊讶中喃喃道:“队长……你……”

喻文州把资格证放在一边,抓着黄少天的肩膀,声音忽大忽小而充满急切地说:“少天,我从进入训练营开始便瞒着你这件事,我本以为可以瞒到退役…但平日里给你做了那么多次手操,我实在想起了之前的日子,我怕我忍不了那么久了……”

喻文州想起了这么多年无法施展身手的苦闷,每当有人说他手残,他都想起那个还未完成的推拿梦想。

“少天,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你就让我一次吧……这是我的梦想啊!”喻文州在酒精的作用下开始胡言乱语。

黄少天看着扔在床上的资格证和精油,以及喻文州炽热而中二的眼神,他才知道这几年队长心里有多苦。

“好吧,队长,原来是这样……我答应你。”黄少天又想起了什么,犹豫到,“不过我是第一次做这个,会不会有点疼啊?我听做过的朋友说这个会疼的……”

喻文州见他答应了自己,立马按捺不住自己的喜悦,忙说道:“我会尽量轻点让你舒服的,放心吧!”他的音色在醉酒下多了几分平时听不到的急切,让黄少天听了心里痒痒的。

门外的郑轩已经找不到形容词来描绘自己的心情了,他甚至觉得自己长这么大也没见到过如此压力山大的时刻,于是便匆忙逃走了。三分钟后,他又依稀听见队长屋内传来的嚎叫声,于是他郁闷地掏出手机给训练营时期的好友方锐发了一条信息:“锐,吾心痛哉!汝以为呼啸战队适合吾乎?”
    
    
   
第二天喻文州宣布夏休期开始后,郑轩又听到他悄悄的对黄少天说道:“还疼吗?抱歉,喝了酒有点控制不住力道……”而黄少天一脸兴奋地回答:“特别爽!队长以后也别藏着掖着了,告诉大家吧!这也是联盟的财富啊!”

喻文州赶忙捂住他的嘴,小声说:“少天,现在还不是时候,而且这种事说出来也不知道大家怎么想。万一战队知道了,让我们做这种广告,总觉得不是很合适。”

黄少天转念一想,觉得有道理,于是回应道:“嗯,听你的吧。”

郑轩想起昨晚听到的对话,以及房间里传来的一会喊疼一会喊痒,一会喊舒服的声音,觉得自己的世界观被二次重建了。队长真是人不可貌相,既然他们不想让联盟知道他们的恋(jian)情,那我还是不要多说了吧。

第七赛季,新的治疗选手徐景熙入队。他与郑轩迅速熟络起来之后,一次终于鼓起勇气,拉着他悄悄问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你看队长和副队的眼神那么奇怪?是他们闹矛盾了吗?我看他们关系挺好的啊?”郑轩不语,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看一下了训练室门口的那两位。徐景熙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喻文州忍着一脸笑意,而黄少天用狡猾且期待的眼光盯着喻文州,问:“队长,今天晚上行不行?都说好了一个月一次……”喻文州看向黄少天,说:“黄少天同志,你不能因为大前天是9月30号,而今天已经到了十月份就让我做,年轻人的身体不用这么频繁的保养,而且那些地方会很疼的,我是为了你好。”黄少天闻言立马气瘪道:“好吧。退役之后我要天天去你家那做!”

徐景熙闻言,也立马五雷轰顶。郑轩拍了拍他的肩,用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语重心长道:“景熙,装不知道就好,一回生二回熟,习惯了就好了。现在这种现象嘛,也很常见……他们也不容易。”说完他便拿起队服离开了训练室,留下徐景熙独自凌乱。
  
  
   
    
直到第十四赛季喻文州和黄少天一同退役,喻文州才公布了他要去继承推拿店这一消息。

“欢迎大家以后来我家推拿店做推拿,大家去做可以打折哦。”说着他把喻氏推拿的名片递给队员们,上面的联系人也换上了喻文州的名字。

“是啊是啊队长推拿技术可好了,我早就忍不住想说了,简直是一流水平啊!夏休期我去别家店里做都不习惯!……”

这回蓝雨众人全都五雷轰顶了,而黄少天还在不停夸赞着喻文州推拿水平有多高超。压力山大了近十年的郑轩先缓过神来,问道:“那黄少你让堂堂国家队队长做了那么多次推拿,不准备交钱吗?”

黄少天立刻理直气壮道:“我有在他的唆使下学做足疗啊!我俩扯平了好吗!”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对郑轩一笑,说:“家属不收费。”

End.

郑轩: mmp

b萌结束贺/小感想

比赛终于结束啦!恭喜喻黄喜得季亚!第一年参加b萌投票,今年比赛是真真正正地感受到了我们蓝雨粉与其他全职粉那种一往无前的感动qwq大家好棒。

对于海选,大家为了避免鱼鱼遭受去年那样的死亡分组,在同组其他角色被恶意刷票的情况下拼命保种,最后取得了海选赛票率第三的好成绩,仅次少天和新杰,后顺利64进16。

而作为庙粉,八进四的庙药对决真的能永远让我记住…票数凌晨就一直在胶着。那天我从五点半多惊醒,发现王:喻=18537:18306票差231,当时看到票差这么小,整个人垂死病中惊坐起起来投票。六点那一段的票差缩小到203,七点又看到票差又拉大到264。

直到七点半数据更新,鱼鱼反超,以仅仅9票的微弱优势又赢了回来!当时我们文州应援群里早起和熬夜的妹子都快炸了!之后票差鱼鱼从9,113,一直扩大到的接近下午的3000票。大家一刻也没有松懈,最后鱼鱼依然仅以三千票左右的微弱优势胜出。

本来还有些小担心这样的分组会不会伤了和气…但是药粉赛后随即帮助喻黄拉决赛的票,看到之后真的特别特别感动!无论比赛时如何互怼竞争,台下大家都是最好的朋友!!你药真的是我庙最可敬的对手!

全职参赛角色众多,16强中占了半数,八强中占了五位,四强中更是多达三位。四强剑诅并肩,也向大家安利了我们无敌好的蓝雨!感谢庙粉坚持不懈的奋斗,感谢所有家粉丝的齐心协力,感谢所有老师、太太、妹子们这段时间的宣传。

排名并不要紧,你们的粉丝一直站在你们身后。对于蓝雨,这个夏天依然属于你们💙

另希望大家与别家交流时注意言论!各家的票不管通过什么方式,只要公正公平,都代表了粉丝对角色的爱,都是值得尊敬的。纵有非议,比赛已经过去。如有过激言论,一律举报就好!大家不要因此生气啦!大家放心去给少天弄生贺吧ovo!

《月若流金》翻唱-郁千

b站:av25120629

投了个稿qwq算是半剧情向的??(可能不算…)或许后面会好看一些qwqq..出现的内容都是原著原文!
新人up主ovo欢迎收听!!!

原唱:阿杰729
题字: @云妆krystal
图片: @寂瞳
后期:言吾音
视频:我…………(惭愧.jpg)
似乎点不开的链接:链接:https://m.bilibili.com/video/av25120629.html

动力支持: @Luinil-大鹿 !说好的投稿就画图!!嘿嘿!

全职特别篇终于播出了……激动激动激动!!作为庙粉我不得不说!!
他药的爸爸真好啊!!!!(?)
魏超老师配的真好啊!!😭
新人选手们要加油啊!!更好的未来在等着你们!!😭😭😭

即使不看任何cp,我也超爱你们全员!!!

(不过当然是不可能抛开我鱼鱼天天的。mua)

然后夸夸彩铅!虽然画风变了(且...脸..偶尔会崩),但是一些场景转换真的很棒啊!!尤其是英杰和大眼爸爸打的那段穿插!太棒了!

感动与激动无以言表!!唯有抓紧去写题以表达我开心的心情!!!

喻黄真好,哎。一天比一天多爱一点。